=优白
随心所欲。
吃cp都是可逆或互攻,近期沉迷原创。

【论坛体】天啦你们看了AT站dalao们的线下见面会吗!!1

应该是全员向,目前还没有cp线出来,我真厉害(?)
AT站up主设定,算是现代paro?
各位的设定待我慢慢补全
这篇主要打单人tag,一句话提起的我就不打了,两句我还是打一打ba……

天啦你们看了AT站dalao们的线下见面会吗!!

1l 反正没有固马瞅什么瞅
星月dalao在直播的!!!卧槽雷总盛世美颜让我prprprpr

2l
我刚挤进直播间!!

3l
雷总不但歌好听人也好好看啊!!是那种明明能靠脸吃饭却非要凭实力的呢

4l
说起来雷总一开始还不打算来的,听说是蛋糕三请四请才来

5l
不是不打算来是根本不知道吧wwwww

6l
作为一个星月小姐姐一开直播就蹲在直播间的围观群众,表示星月小姐姐...

@赫连长安 偷偷画了弟弟家的修女柠檬!
愿望是把弟弟家柠檬都画一遍……(等)
p2线稿,上色毁势力

No题的原创

悄悄咪咪地跑这儿发一发证明我还没闲着
第一视角 是我自设来的(、?

我不清楚我究竟在这荒芜人烟的地方绕了多久,我也不清楚这似乎给予人一种难以言说的寒意的桥是第几次出现在我眼前了。

恢复意识我便身在这寸草不生……啊、草还是有的,地方。我大概能够意识到我已经死了这一事实,不过我可真想不出来究竟还有什么人能够杀死我——尽管不知出于何种原因我已经并不想弥留于世间但我也不打算让他人来取走我的性命。已然淡忘究竟是什么促使我选择了这条路,不过看起来这个时候纠结这些也没什么意思,当务之急的是摸清该如何从这个地方离开——一个人待着,我可受不了。
老实地说,这地方意境还挺美。连接两岸幽林的桥架在无法窥伺源头的潺潺细流之上...

【最吉最】下次见面就是敌人。

我已经懒得用正常文风写了,通篇看下来肯定全是槽点可惜我在正文不能吐槽(x
梗来源群里,和亓婷dalao发一个梗嗨虚💦

#怪盗与侦探paro

作为一名侦探,尽管只是没有实绩的见习侦探,和怪盗合作真的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更何况身旁这个怪盗还是被称为自己“宿敌”的王马小吉。
察觉到自己的目光怪盗投以一个摸索不清的微笑,专心致志做起引诱猎物的陷阱。其实最原终一对于王马小吉的了解并不算多深,“宿敌”的名号也只是外人安上的,其实最原终一只是恰巧每次出任务都能遇上王马小吉罢了——侦探先生并不愿意认为这不是什么巧合。这次也是刚好警方和王马小吉有着共同的目标,怪盗先生就找上了最原终一这个见习侦探邀请他一起追捕猎物...

关于小吉第四章的…的…戏(??)

*自己对于小吉的理解 ooc一定有
*名朋142小吉,是本人x

“他是黑手——这个答案究竟是正确的呢,还是不正确的呢?”

玩偶体内鸣奏起嘲笑般的乐章,无人对此有所表示——或许是由于自己所坚信着的“真实”被轻而易举打破,毕竟真实往往比想象更残酷。宣示的光芒转动以降下这场学级裁判的帷幕。环顾四周,某些人脸颊正析出液滴,或许还在祈祷即将闪烁的像素面孔并非一起选择的人。——但是,这就是你们不想信任的真实啊。就连过程都已经被剖析得一清二楚了,还在抱着侥幸心理什么的,真是——无言以对。

不出预料,光芒滞留的位置正是昆太的像素头像上。将目光投向满目迷惘的人,那健壮的身体在颤抖,不知是因为觉得自己不可能杀人还是对...

【王者荣耀/水果组】【树洞】讲讲我曾邂逅的两位异域来客。(2)

我久违地 填坑了!!!

1戳头慢慢翻

51L 无边无境
稷下学院huanyingnìugga

52L 争分夺秒♪
∑先、先生又睡着了?

53L 我思故我在
自然,我的老师也建议我外出时去一趟稷下学院。
庄子塑造的梦中世界真是太厉害了,当然能控制时间的孩子也很可爱。
……说起来哦,当时我怎么没想起让那孩子帮着我们找找那花呢。

54L 争分夺秒♪
…好开心…!

55L 百发百中
那种花真的存在吗??感觉像是存在于童话故事里的情节啊。

56L 其实我是个战士
什么,香香你居然还会看童话故事吗

57L 百发百中
你说什么?!?!

58L 勇往直前
给玄德大人+1s

59L 蜀地小天才
这就是你的不是了,我也无能为力。

60L 其实...

完全犯罪love letter百万传说贺!!!!
想写点什么,懒(靠

【游戏组】辣鸡官方逼我跳坑

一个不知道会不会继续更下去的东西。毕竟我懒(指首页
我就错过了一个第三季(外加九集的第四季)整个世界的格局都变了……让我坚定一下、那个内八的心也不在话下(???
呃。我从来都走无差的。
ooc有 至今没掌握好Joker

问题,我为什么要来这里。
1,为了你。
2,为了你。
3,为了你。

Joker对于这个占了他玩乐,不是,工作的地方的不速之客束手无策。

那大概只是上个二十四小时的事情。收到Sky Joker的入侵警报后Joker第一时间赶到露天花园,然后看到那个哈欠混蛋正盯着手上一颗卷心菜,那痕迹明显是刚摘的。
哎呀你来的刚好啊帮我吃点青菜吧。Joker差点脱口而出。
“哎?又见面了Joker,”赤井翼轻摇手掌,微...

依旧是地府骨科,未命名

求个组织求该打什么tag(。
听说产粮会出sr,试试

那是刻骨铭心的疼痛。
我亲眼目睹我的弟弟因为受尽虐待而亡,可我除了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什么都不能做,甚至不能为他合上那双还有些湿润的眼睛。
当晚父亲——不、我真不想称之为父亲——暴毙,或许是天命吧?如果弟弟还在的话,我想我应该会和他一起感到庆幸。
然而接下来要面临的,是母亲不知所谓的鞭打。
痛。
好痛。
那不是能用言语能够形容的痛楚。可能不止是母亲的虐待,弟弟死去的痛苦也在我心中作祟吧。
失去意识前我居然在想,幸亏弟弟没有受到这样的煎熬。

是不是死去之后就不会感到痛苦了呢?
哈、听说在人死去的时候,如果这个人是善良的,那么天使便会接他上天堂;若这个人是丑恶的,那...

鬼使双子随笔。



我失去了身为人类的所有记忆。

我是一名鬼使。
说是鬼使,不过只是冥界的苦役罢了。
成为鬼使,是我还是鬼的时候,为了复仇而得到的惩罚。
被囚禁在永恒的孤独之中,倒不如一死了之。

他打破了这种无聊的时光。
我不知道他的名字,正如我不记得自己的名字一般。但他却认识身为人类的我,还说我是他的弟弟。
亲人吗?但是没有用吧,反正在他实现完愿望后,我就可以将工作交给他,转世投胎了。
当时我确实是这么认为的。

我不知道他做了些什么,他的脸上依然挂着那幅让人看不透的微笑,然后告诉我,从今以后就会有两名鬼使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居然觉得有些开心。
失去了自由后,这种感情我已经很少接触了。

或许是他是在骗我,我并不是他的弟弟,甚至在我还是...

© 白雨濯涟幽隐崖。 | Powered by LOFTER